清明时节雨纷纷:追忆我的奶奶

   今年,奶奶去世已经9年了……

   还记得那是2004年刚刚放寒假,早晨刚从长春的学校坐火车到家。 当从父亲口中说出奶奶去世的消息,我突的一下怔住了; 父亲说奶奶在弥留之际给我最后一个电话就安详的走了,没受罪。又说,当时我在准备期末考试,故不让赶回来,没有告诉我这个消息。
   我已经泪眼模糊了,大声的哭起来,“婆。。。”(陕西方言),踉踉跄跄的往老屋奔去,母亲在后面一路小跑追着给搭羽绒服。 一路上,奶奶的音容笑貌一幕幕浮上眼前,怎么都不能想象奶奶没有了,已经……  当看到老屋的客厅已经挂上挽联,奶奶的遗照摆放上面,我这才相信奶奶已经走了,跪在地上哭。 同行的母亲、婶娘、堂弟堂妹们也都跟着哭成一片,母亲抽噎着把早已经准备好的孝服和孝帽给我穿戴上……

       2004年的那个年, 过的难受极了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
      在那短短的几天里,好像长大了很多, 突然明白了生老病死、明白了“子欲养而亲不在”的含义。

“奶奶1929出于河南郑州西15公里的阳的水关(三国时期称虎牢关),当时正直中原军阀大战,地处要冲的阳免不了遭受生灵涂炭,奶奶童年的悲惨生活可想而知;听奶奶说她们家那儿各个村都有“万人坑”……

民国三十年《1942》,河南大旱,因生计所迫,全家沿陇海线往西逃荒,那时奶奶年仅13岁。一路走走停停,一直到了陕西关中宝鸡界内才全家落住脚:讨饭、给地主打工、钻瓦厂打工维持生计。 16岁那年,嫁给同时在给地主打工的爷爷,两人相扶相帮,勤俭持家,清贫度日;爷爷、奶奶的一生共养育了3个儿子和2个女儿。在我刚出生1周岁的时候(1982),爷爷离开人世。1982年到2004年,奶奶守寡22年整,并扶持整个家庭团结、发展进步。”

在印象中,奶奶很少生气、骂人,待人非常和善;对待我们兄弟姐妹的剩饭剩菜事情管的很严;奶奶在世的时候说很感谢新中国、感谢共产党、感谢毛主席:能让全家吃饱饭、能让穷人活得有尊严;奶奶非常讨厌拿粮食换东西,家里的粮仓总是攒的满满的。 奶奶很疼爱我,我一直对父母说,我是奶奶养大的、我长大了要让奶奶坐汽车、火车、飞机……
现在依然能够记得老屋的烧炕(陕西冬天的火炕)热乎乎的,小时候和奶奶2个人一起睡;在我很小的时候,总是惦记屋子的一个深色柜子,因为里面有姑姑来看奶奶带的"好东西",奶奶总舍不得吃,留着给我们几个小馋猫吃,一块点心、冰糖能勾起无限的回忆;小时候总不愿回父母的屋子,说“我和奶奶是一屋的,你回你们屋子去吧”……

一个人的一生,竟然有这么多苦难和不幸,这是生活在21世纪的人无法想象和理解的。重新温故冯小刚的《一九四二》, 可以重新理解生命的意义、活着和做人的尊严。我一直相信人有来生,愿在天堂的奶奶下辈子不要再经历《1942》的遭遇, 能够幸福一点,能够不受饿、能够不受冻、活的有尊严。

清明回家,我在家里楼上、楼下的转、这摸摸、那看看。 母亲问你出去了十几年了,回家来还习惯吗?(工作后每年仅回家1、2次)
我转过头,微笑答:“我的根在这”。

一个人要向往前走,不一定很清楚的知道目的地在哪里,不一定很准确的知道要获得什么。 但是, 一定要知道自己是谁,从哪里来,一定要记住自己的祖先们并永远感恩他们(奶奶吴秋凤,生日九月初六、忌日腊月初六)。
         我想,等儿子长大后,我会把奶奶的故事继续讲给他听的。

 明天,又是一轮太阳升起。。。。。。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